分集剧情选择:(凤弈剧情已更新到36集,共41集)

凤弈第18集剧情凤弈第18集

  朝中三十多名官员联名上书,恳请梁帝恢复庞贞和庞宇的爵位,梁帝见到奏折之后大怒,恰在此时,太后来替皇后做说客,请叶凝芝到永德宫与皇后一起用膳。梁帝担心皇后为难叶凝芝,太后却说她言辞肯切,看来是真心想与叶凝芝重归于好,况且后宫安宁对前朝也有帮助,梁帝闻言这才不再阻拦。

  叶凝芝来到永德宫,却被皇后告知,她是为自己和魏广创造了这次见面叙旧的机会,叶凝芝闻言不禁潸然泪下。魏广问叶凝芝,是否愿意将真相告诉自己,叶凝芝却说自己当初信中所说和梁帝是假凤虚凰的事都是真的,只是后来自己改变了主意,现在是真心喜欢上了梁帝,想要做他的妃子。魏广本不相信这番话,他告诉叶凝芝,自己在前线杀敌之时,无数次支撑不下去时,是娶她为妻的信念支撑自己走了过来,叶凝芝感动落泪,却还是硬起心肠,故意口口声声说自己真心喜欢上了梁帝,并求他要恨就恨自己,不要去恨梁帝。

  魏广依旧不相信她说的每一个字,他表示自己很快就会查出真相。叶凝芝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连忙转身离开了永德宫,她忍不住泪流满面,她担心魏广查出真相之后受到打击,担心他知道了梁帝根本不想亲征,是因为自己的苦苦哀求才去会领兵救他的真相后无法接受,担心因为自己的原因造成他们君臣不睦,担心自己阻碍了魏广的仕途,此刻除了流泪,她无法宣泄,这时的她才明白,原来在皇宫里,再亲近的关系之间,都隔着一个天下。

  太后召见了魏广,对他大加赞赏了一番,提出想要给他赐婚,魏广直言拒绝,太后便也不再转弯抹角,提醒魏广,叶凝芝如今已是凝贵妃,他行事之前要先在心中掂量轻重,魏广却不搭话。

  朗坤向皇后提出要离开永德宫,皇后不舍得放他离开,还以为他是想要出宫过逍遥日子,便提醒他,他在皇宫中得罪了那么多人,还是留在自己身边比较安全。朗坤告诉她,自己并非要离宫,而是要换个地方当差,皇后闻言心中气恼,口里却无所谓地答应了。朗坤离开后,皇后亲眼看到广定王命人抬着轿子来接他,二人状似十分亲热,她不禁心中大惊,想不到朗坤的新主子竟然是他。

  朗坤前脚刚进了华祥宫,特意站在宫门口等着长公主的皇后便与她相携而来,两人表面一团和气,暗里却是波涛汹涌,话里话外暗藏机锋。少时之后,魏广也姗姗而来,更让皇后惊讶不已。华祥宫的一举一动都被侍卫报告了梁帝,梁帝听说皇后和魏广竟然都成了庞贞和庞宇的座上宾,心中惊怒交加。

  华祥宫里推杯换盏,宾主尽欢,很快就有了醉意,皇后提出告辞,庞贞贴心地命人护送她回宫,庞宇也破天荒地称呼她为皇嫂,似乎喝了这一场酒,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亲密了许多,但皇后转身之后立刻便冷下来的脸色却透露出了她内心的愤怒。

  庞宇和朗坤倒是喝得十分尽兴,两人越聊越投机,庞宇留朗坤住了下来,两人称兄道弟地促膝长谈去了,酒席间就剩下了魏广和庞贞。魏广提醒庞贞,她曾答应要给自己讲述当年的事,庞贞一口答应,她屏退了左右,向魏广讲述了当年的往事……

凤弈剧照

  从她的口中,魏广得知当年年方十七岁的庞贞思慕魏焱,魏焱却并不知道,后来此事被当时还是皇子的当今皇帝庞通听说了,他向先帝进谗言说,魏焱与庞贞有了私情,惹得先帝震怒,下旨将魏焱五马分尸。魏广听了她这番话并无任何表情,只是冷静地起身告辞了,搞得庞贞也摸不清他心中想的是什么。

  叶凝芝知道经过华祥宫夜宴,梁帝心中怕是更加猜忌魏广,便千方百计替魏广申辩,梁帝听了她的劝言,不再忧心。两人正在宫中并肩而行时,叶凝芝突然不小心崴了一下脚,梁帝连忙将她揽住,恰在此时,魏广从旁边走了过来,叶凝芝见到他后,连忙挣脱了梁帝的怀抱。魏广上前见礼,梁帝无事人一般笑着表示要择日和他君臣畅聊,魏广一口应下。

  之后,魏广去了郊外,为自己的父亲扫墓,可是那里却只是一座空坟。原来,当年带走魏焱的是他的老部下,他们也不想看到魏焱被五马分尸,就遵照他的意愿,用剑刺死了他,将他掩埋在这片竹林里,并告诉小小的魏广,自己回去向皇帝复旨,就说魏广已被拉至刑场处决,叮嘱他千万不能让人知道他父亲葬在这里。

  这时,兵士来报,远处有一队军兵路过,行刑的将军担心事情败露,连忙拉着魏广离开了,可是后来,等魏广制作了一块木牌准备去插在父亲坟前时,却发现坟墓被挖开了,里面空空如也。

  魏广正在缅怀父亲之时,忽然发现林中有人窥探,他立刻上马离开了。回到宫中,梁帝召见,他提醒魏广,他的一举一动都关乎民心所向,并问他是忠于自己还是忠于坐在皇位上的那个人,魏广表示自己永远都忠于家国。梁帝从他话里听出他在怨怪自己夺了他的心上人,便称自己和叶凝芝是日久生情,两情相悦,魏广却说他是天子,可以随心所欲。梁帝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,而是主动告诉了魏广,当年他父亲被处死的真相……

  在梁帝的讲述中,魏焱当年是大梁第一虎将,长公主庞贞当年确实是一心暗恋他,日日在城楼上瞭望,只为偷偷见魏焱一面,但魏焱一直未予回应,庞贞为此相思成疾,日渐消瘦。先帝得知此事,又在庞贞手臂上发现了那个三个火的纹身,知道庞贞用情至深,便秘密召见魏焱,逼他停妻再娶,魏焱坚决不肯,先帝无奈,只得劝庞贞罢手,庞贞却谎说,自己与魏焱以私定终身,有了夫妻之实。先帝闻言,龙颜大怒,为保皇家颜面,便以勾结外敌的罪名,将其五马分尸。

  这番话与长公主庞贞所说出入很大,但魏广觉得,相比之下还是梁帝所言可信度较高,只是他所说也并不完全。他试探着问梁帝,可知道自己父亲的埋骨之地,梁帝表示不知,但同时允诺,会派人去查,魏广却拒绝了,改口称自己不想打扰父亲的遗骨,并郑重向梁帝许下,有自己一日,必保他江山一日,自己愿以此身为盾,护他社稷无虞。

  魏广离开广宣宫后,便遇到了庞贞,庞贞告诉他,次日便是魏焱的忌日,自己想要陪他去刑场祭奠,魏广不置可否。叶凝芝将两人见面这平静的一幕告诉了梁帝,梁帝听说魏广没有与庞贞翻脸,认为他并为相信自己,叶凝芝直言他所说,也不过是一家之言,并问他还有没有其他证人,梁帝表示时间久远,再加上当年先帝可以隐瞒,至如今已经成为一桩悬案。他不禁忧心忡忡:假如魏广真的倒向庞贞,只怕大梁就要伏尸千里了,叶凝芝立刻劝慰说,自己会一直陪在他身边,不会让那一幕发生。

  梁帝闻言,感动得握住叶凝芝的双手,叶凝芝却下意识地躲避,梁帝称,自己终有一日会让她明白自己的真心不比魏广少,叶凝芝跪地表示,自己决不会让魏广倒向长公主的阵营,说完逃也似的离开了广宣宫。

  第二天,庞贞带着魏广上了城楼,遥祭刑场,庞贞还吟了一片悼词,魏广虽然明知此处并非父亲的殒命之地,但还是端端正正跪下来祭拜了一番。庞贞表面悲戚,却心下暗喜,以为自己一步步取得了魏广的信任。

  回宫之后,庞贞带着庞宇趾高气扬地去见了梁帝,向他炫耀自己如何受朝臣爱戴,回宫后忙着接受他们的宴请,并当面将关于魏焱之死的谎言又说了一遍。梁帝这才知道庞贞竟然借着魏焱之死,处心积虑离间他和魏广的君臣之情,他怒不可遏地赶走了两人,自己却一气之下病倒了。

  梁帝担心魏广会被庞贞蛊惑,将自己认作杀父仇人,他拜托叶凝芝私下去见魏广,代替自己去向他传话,叶凝芝觉得如此行事不合规矩,却推脱不掉,只得前往。而此时,皇后却像打了鸡血一般,精神振奋地命人去刑部将所有涉及后宫的案卷,以及尚官局中所有后宫的账目全部调出来,自己要亲自查阅……

本文系剧情吧原创,未经许可请勿转载!转载许可